第十七章 用实践诠释主体性教育

主体性教育理论的研究与实践近年来一直是我国教育界讨论的热点和难点。何为主体性?何为主体性教育?目前学术界似乎已形成一定的共识--即主体性的本质内涵为人的自主性、能动性和创造性;主体性教育就是指以发展学生的主体性为目标导向和价值追求的教育。然而,对于主体性教育的具有体系建构,专家则众说纷纭。可是,就是洋思这所原本默默无闻、很不起眼的普通乡村中学,却以其独特的方式诠释了主体性教育,走出了一条颇有特色的主体性教育之路。笔者几次考察、调研洋思中学,获得了如下启示:
 启示一:主体性发展首先应关注学生独立意识的培养
自主性是个体主体性核心的规定性,正如英国教育家迪尔登在《自主性智育》一文中所说的那样:“自主性有三个特征:独立作出判断;批判性地反思这些判断的倾向;以及依据这些独立的反思判断将信念与行为整和起来的倾向。”自主离不开独立,故有“独立自主”之说。洋思中学对学生主体性的培养,就是先从培养学生的独立意识着手的,主要措施有以下三点:
1、重起始年级。
 洋思的学生从一踏进校门的那天起,就必须确立“我能行,我能干好”的信念。早一天确立这种独立自主的意识,他们就能早一天适应洋思独特的课堂教学和日常管理。为此,洋思中学总要将最好的、能力最强的教师配备在初一年级。“转化后进生”则是初一工作的重中之重,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每一位同学在最短的时间内都能树立起相信自我、依靠自我的独立信念。
2、重教师潜移默化的影响。
 也许洋思的教师们对心理学上的“皮革马利翁效益”并不十分了解,可他们在具体的教学实践中却充分地利用了这一效应。洋思中学老师对学生最常用的口头语是:“你能行,你能干好!”这并非他们口头上对学生的敷衍,而是他们内心坚定的信念。
3、重实践演练。
 洋思的教育者们坚信,学生只有在这一次次的依靠自我的力量去解决学习、生活中问题的过程,获得了成功的体验,才能进一步激发他们“相信自我、依靠自我”的信心,最终牢固树立独立自主的意识。
启示二:学生主体性的生成,充满学生活动的教学过程是最关键
主动性、创造性是主体性的两个重要特征,能否培养出具有主动性、创造性的学生,也是我们衡量某种教育是否真正能称之为主体性教育的重要指标。在洋思中学培养学生的主动性与创造精神的过程中,充满学生活动的教学过程无疑是关键。
 1、在教与学的顺序安排上,学生的学是教师教的基础。课的开始,教师用一、两分钟陈述教学目标与自学注意事项之后,就是学生长达10到15分钟的自学。教师接下来的讲解是根据学生的自我情况灵活进行的。这似乎是在不自觉中暗含了孔子的“不愤不启、不悱不发”的教学思想。学生听讲由以往的“教师要我听”变成“我自己要听”,听讲指导思想发生了质的变化,随之而来的是听课效果质的飞跃。
2、在教与学的时间安排上,变以往的“教为主、学为辅”为“学为主、教为辅”。
洋思的课堂教学要求中明确提出教师一节课的讲课时间不能超过10分钟,其余时间必须全部用在学生的自学、研讨和独立完成作业上。从时间分配上确保了学生作为课堂活动的主体的存在。
3、在教学内容的组织上,变以往简单、机械地将大纲要求的教学内容进行逐一讲解为只讲学生自学后仍不能理解的教学内容。
4、在教学对象的指向上,变以往很含糊的所谓“面向大多数学生”为具体的面向在课堂上自学出现问题的学生。
 上述四种洋思的教改措施,概括起来就是“以学生为中心,一切的教都是为了学生的学”。这样做的优势是:学生不再有教师“周到细致”的“服务”作依靠,失去了拖着自己走的纤绳,他们只能横下心来依靠自己,在自我尝试、独立探索前进的过程中,作为人的主动性和创造性就在很大的程度上调动起来了。
启示三:高扬教师的主体性,切实发挥教师的主导作用是学生主体性养成的保障
 长久以来,有关主体性教育的研究显示出一种重学生轻教师的矫枉过正倾向。教育研究者和实践者在进行主体性教育的实践过程中,似乎总不自觉地犯着降低教师的地位与作用以衬托学生主体性的绝对性的错误。有时候,人们还会把这种错误归咎与杜威。其实,如果我们能重读、细读杜威,将不难发现,杜威“儿童中心论”中的教师,其地位不仅没有降低反而大大提高了,教师更高层次上的主体性的发挥是学生主体性养成的重要保障。可喜的是洋思中学没有犯这种“非次即彼” 的错误。他们旗帜鲜明地提出,没有教师主导作用的发挥就没有学生主体性的养成。为此,他们对教师在教学过程中的每个步骤都提出了具体的、明确的要求,当然这些要求都是为了更好地促进学生主体性的养成。